廣告

風起了,手雕麻雀勢將飛去

十月 10, 2018
46
Views
Image Photos Text

從前鄰舍關係緊密,透過打麻雀可以將兩個人從互不相識變成知心好友,沒有什麼可比在麻雀桌上更快了解對方的品性。現代科技發達,娛樂眾多,我們已很少打真實的麻雀,更遑論願意花數千元買一副獨一無二的手雕麻雀來珍藏。張順景經營「標記蔴雀」,一做差不多半個世紀,當初子承父業投身手雕麻雀師傅曾經風光一時,可如今「順景」的麻雀生意不再順境,肩負傳承重任,堅守這座四方城固然不易,但要瀟灑做出「棄糊」的決定其實更難。景叔卻雲淡風輕說,有得做一定繼續做,但當社會風氣不像從前,執著傳承也沒意思。

Image Photos Text

新年新麻雀
景叔從小就和標記麻雀在佐敦區一帶共同成長,想當年,打牌從不需理由,差不多每家每戶都有麻雀的蹤影。景叔憶述,手雕麻雀最風光的時期該是三十年前左右,「當時的工作時間表忙到起碼要排到三個月後才有空,廣東道(今玉器街位置)有十間八間賣麻雀的店舖,客人每逢過年都喜歡買一副新麻雀,根本不愁沒生意。」現在除非大時大節,否則朋友間相約打牌的情況已甚少見,「現在做到年三十晚都不知會否有生意,跟以前差天共地。」

Image Photos Text

大師傅前 我只算「充艇仔」
|一副麻雀144隻,筒子、索子、花和雀……景叔雕到差不多合上眼都會雕,每一隻人手雕琢出來,細心去看,每一隻都有細微的不同,看似千篇一律,其實獨具匠心,如此藝術非一般機模「啤」出來的能夠媲美,「我雕一副麻雀快則一星期,慢則十日,全是手工,所以每副麻雀起碼要四千至五千元。」因此要比價錢的話,當然不夠機雕麻雀划算,「當年正因生意太多,人手趕工太吃力才出現了機雕麻雀,但亦因如此令手雕麻雀師傅被機器淘汰,香港現存以此維生的職業師傅只剩下兩至三個。」景叔更謙稱:「要是他們回來做,我這些『充艇仔』也要靠邊站呀!他們可以一日雕幾副,而且真的雕得很美!」

Image Photos Text

用手機打牌 脾氣品德看不清
現時大部分客人以平為先,一般都不會特別要求手雕麻雀,說起現時生意來源,景叔也有唏噓,「近年潮流興懷舊,很多年輕一輩未見過手雕麻雀,所以都有些人買來珍藏;另外有三分之一生意來自外國人和移民的華人,多虧他們,我的生意才好了點。」

雕麻雀大半世紀,原來景叔卻從不諳打牌:「我實在沒有閒情逸致和興趣坐下來和人打牌,但真心覺得可惜,整個市道都很差,這行業早晚都式微,我們都一把年紀了,年輕一輩寧願打手機麻雀都不約朋友一起打牌。打牌始終是國粹,又是一個好渠道給人聯絡感情,只要一坐下來打牌,很快就可看穿各人的脾氣品德,一坐就要坐數小時呢,怎能遮掩到自己的性格呀?」電影中,劉德華曾經講過:「牌品好即人品好。」現在人心不只隔肚皮,還隔著手機螢幕,想認清一個人,渠道更少了。

Image Photos Text

守業易 守客難
|談到傳承,景叔此刻較著重於生存:「有得做我一定做下去,沒得做就只能被淘汰。我有跟社企合作,舉辦不少工作坊,有很多參加者希望更進一步認識,但我很快就打沉了他們,因為學來沒意思呀,學完後坐著等根本不會有的生意嗎?我當你一副牌要雕十日,就算有生意你又能接下多少呢?這是不現實的。」

好像太悲觀了?​景叔搖頭,「不是悲觀,只是不到我說了算,你總不能逆市道和潮流意,我當然希望繼續有得做,我現在只是60歲左右,做多十年都可以——只要政府不拆樓,一拆樓我就沒得做了。租新地方嗎?先不說租金,以前守一兩年就可以儲起一班顧客,現在守十年八年都未必有啊!」

Image Photos Text

一個不懂打牌的麻雀師傅
回想年輕時本想投身電子行業,入行雕麻雀心不甘情不願,子承父業是責任也是時勢。現在,當年小伙子髮已白,反而心更輕,對傳承與否並不執著,需放下時就要放下,「公司在佐敦區五、六十年,最後搬到這個舖位已經超過二十年了,但這裡之後我就應該不會再搬了,寧願直接結束公司。」一個不懂打牌的人,與麻雀相伴半個世紀,外人都說要「傳承」,但當風起了,或許瀟灑地讓麻雀隨風飛去也不錯。

Image Photos Text

Text/ 張偉樂
Photo/ Tedd

廣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