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伊麗莎白女王吸食人血變形蜥蜴人的目擊者談變形蜥蜴人

十一月 3, 2018
79
Views

《兒童矩陣》作者大衛.埃克發表了對於可回溯千年之久的對人類種族操縱的秘密的十年研究成果。揭示了控制著權力要位的同一雜交血統(血系),此血統上至古蘇美爾和古埃及,下至當代的皇室、黴國總統、銀行和商業領袖。 【兒童矩陣:原文Children of theMatrix,其實這裡的the Matrix就是指“黑客帝國”裡面那個虛擬的世界,那麼書名正確的翻譯應當是“矩陣之子”或更直白說“虛擬世界的孩子們” ,也就是下面解釋的“兒童矩陣”是指“我們所有人”】

 

他這令人震驚的信息同時揭穿了用於大規模精神控制(腦控)的精微和不那麼精微的各種方法;這些方法使人群變得像羊群一樣——這樣他們可以通過掌控幾個願望來達到目標,這些願望是:對一個世界政府的接受、世界央行和儲備局、一個世界軍隊和裝上微型晶片的人群。他同時也揭示了人類的遠古外星起源和持續統治這個星球的血統的起源。

 

英女皇 蜥人的圖片搜尋結果

這個跨學科跨領域的競賽是如何控制了並且仍然在控制著上千年的世界的?誰是兒童矩陣?我們是。我們所有人。我們出生於一個被看不見的力量困擾和操縱了人類上千年的世界。不,這不是從好萊塢劇本里找來的說法。這現在就發生在你自己身上。

 

你可以看看四周然後想想看你見到的什麼東西是“真實”的。但是實際上你是生活在一個幻相中——它是設計好了的,來把你關在一個腦力的、情感的和精神的上的監獄隔間中。

 

大衛.埃克揭穿了他們的力量和他們控制人類的方法,並且他還揭示了一個奇妙的全球操縱網絡,而這,是由那些超出我們這個物理現實的力量來導演的。他揭穿了隱藏的通過其它的三維實體在我們中間存在並運作的血統;他還顯示了今天這些皇室的、政治的和經濟的統治者們的血統,是和那些古代作為皇帝和皇后來統治人民的血統是相同的。

 

“這裡有兩件事你需要了解,如果你要去揭露並傳達這個世界上真正在發生的事。第一,不受任何教條式的信仰體系的束縛。第二,不要在乎人們對你怎麼想怎麼說,或者,至少不要讓這些影響你的決定。”

 

“所有這些信息是對一個奧秘的解釋,這個奧秘是指:為何所有的英倫三島的主要標誌都來源於中東和近東。例如:英格蘭旗幟(聖喬治十字架),蘇格蘭旗幟(聖安德魯十字),愛爾蘭旗幟(聖帕特里克十字)…”

 

“我們今天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伴隨著克隆爆炸的DNA遺傳密碼議程和人類基因現正被公開操縱的方式,這是前所未有的,至少在已知的歷史中。”

 

“氟是另一個主要的智力抑製劑,它正被添加到飲用水供應和牙膏中。氟化鈉是一種常見的精神科藥物成分,在大鼠和蟑螂的毒藥、麻醉藥、安眠藥和軍事上的神經毒氣中都可以找到它。” 【關於氟添加到自來水和牙膏裡,參見“人口控制:植物奶油、焦糖可樂、高氟牙膏和氟自來水”,所以大家千萬別去買高氟牙膏(高露潔之流)】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除非人們願意打開他們的頭腦去集中思考,那麼很明顯,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在地球上發生,並且已經做了幾千年。”

 

“這些例子已經很明顯地說明了Illuminati(光明會)血統擁有比阿道夫.希特勒更多的惡魔實體。” 【希特勒只不過是納粹集團當時的代言人,現在美國是納粹集團的代言人】

 

“強姦兒童從遠古時代起就一直是Illuminati(光明會)手法的一部分。強姦兒童和如撒旦般地虐待兒童都是同一議程的各個方面。” 【關於光照派的營生,參見“新世界秩序的囚徒:來自一個光明會的叛逃者”】

 

“這些爬蟲-光明(reptilian-Illuminati)雜合體們知道,男性和女性能量平衡地融合創造了“第三”和無比強大的力量,這是他們‘三位一體’痴迷的現實基礎。”

 

“ 光明會(光明幫)在表面上顯示出是由男性主導運作。但是,事實上,在他們的儀式中,高級女祭司和大祭司同樣重要,並且在光明會符號體系的核心是女神崇拜。 ” 【關於光明幫背後最高核心是女神,參見“月球上巨型飛船是怎麼回事的搞笑解說”,並請關注後面推出關於解密Lada Gaga的博文,有空還會貼埃及姐妹魔女的知識。 】

 

“聖經中在伊甸園誘惑夏娃的蛇,是所有蛇的象徵符號中人們最為熟知的。這是一個更為久遠古老的、關於Edin的叫做’神們或者正義者們的土地’的蘇美爾故事的、經過編輯後的重寫版本。”

 

 

大衛.埃克在《矩陣兒童》中談到 ,1998年初,他第一次接觸到令人吃驚的“變形者”… …

 

229頁

…在1998年年初,當我周遊美國…. 在約15天期間,我會見了在不同的地點12個單獨的人,他們來自各行各業,他們告訴我一個有共同基礎的故事:看到一個“人”在他們眼前變成了爬行動物的形式。

 

給我提供這些描述的人包括兩個電視採訪人,他們看見他們的受訪者,一個新的世界秩序議程的支持者,在一次直播採訪中變形。後來其中一個採訪人說,他曾震驚地看到這個男人的臉轉為爬行動物狀而另一個採訪人同樣感到震驚,說她看到他的手呈現出爬行動物的外觀。 【另可參見“挪威主題公園、奧巴馬沒有出生證明、美司令現形”關於蜥蜴人的初級知識】

 

第230頁

在明尼阿波利斯,一個有天賦的通靈女士告訴我,她一直都能看到有權力的人像亨利基辛格,喬治布什,克林頓和希拉里,變形為爬行動物。

 

 

241頁

形狀變換皇后(這個皇后就是指伊麗莎白皇后)

 

Arizona Wilder(亞利桑那懷爾德)(一個伊麗莎白皇室恢復了的被精神控制的性奴隸),告訴我,她是如何進行祭祀儀式,涉及英國皇家、托尼布萊爾、和著名的美國光明會名字比如喬治布什、比爾和希拉里克林頓、基辛格等人。

 

她所知的光明會中最高級別的執行者,她說的是一個稱自己為 侯爵Libeaux (“水”)的男人。他的代號是“平達”,她說這個代號的意思是“龍的陰莖”。 Arizona告訴我女王和王太后如何經常在祭祀中心祭祀許多嬰兒和成人,包括蘇格蘭的巴爾莫勒爾城堡,當戴安娜在巴黎被儀式般地謀殺時他們就在那個城堡守候著。

 

伊麗莎白女王吸食人血變形蜥蜴人的目擊者談變形蜥蜴人

參與將人類做祭祀的英國王室已經足夠奇異了,但這裡又出現了不斷重複的主題。她描述了,在禮儀中,這些人如何變形成爬行動物。

 

Diane Gould ,一個名叫“反祭祀儀式虐待的母親們”美國組織的負責人,也證實了這一主題。在有關於儀式虐待的電話談話中,Diane問我是否可以解釋為什麼許多她的委託人在報告中說,那些參加儀式的人變成了爬行動物。人們可能不想要了解這一切,但他們應該知道,雖然他們關閉他們的眼睛和心靈,但是孩子們仍在世界各地由那些爬蟲血統們當作祭祀的犧牲品-而在他們的主要儀式日期更是將數以千計的兒童被作為祭祀品。

 

Arizona談到了一些她和爬蟲—光明會王母(女王Queen Mother)的經歷:“王母是冰冷、冰冷、冰冷的,一個討厭的人。甚至她的同夥都沒有一個信任她。她們中間有人在自己的名字後加了一個詞“聖壇”(精神控製程序)。她們把這類王母叫做“黑皇后” 。我見過她將人祭祀的過程。我記得那天晚上她將刀推到人的直腸裡,那是兩個男孩,一個是13歲另一個是18歲。

 

你需要忘記王母表面上像是一個脆弱的女人。當她變形成一個爬蟲類,她變得非常高大強壯。他們中的一些強壯到可以將心扯出來,他們在變形時都能增長幾英尺(這是該女士說的,她看到過Edward Heath,無數的她們中間的一員。)“

 

對於王母,Arizona說:“我已經見過她祭祀人,吃他們的肉,喝他們的血。有一次,她變得如此血液狂熱,她甚至都沒有按正常儀式從左到右地切割受害者的喉嚨。她只是瘋了,在她變形為爬蟲後,她只是瘋狂地撕咬那些血肉。

 

當她變形時,她有很長的爬蟲臉,幾乎像一個鳥嘴,並且她是一個蒼白的顏色。 (這正好契合了許多對於在古埃及和其他地方的神們和“鳥神們”的描述。)王母們看起來基本相同,但存在差異。她(王母)頭部上也有隆塊,她的眼睛是非常可怕的。她是非常侵略好鬥的…“

 

“…我看到過(查爾斯王子)變形為一個爬蟲類,並做了和王母所做一樣的一切事情。我見過他祭祀孩子。它們之間存在很多的關於吃的競爭,諸如誰可以吃哪一部分身體和誰來吸受害人的最後一口氣還有誰來盜取他們的靈魂。我看到安德魯參與,我在儀式上看到菲利浦親王和查爾斯的妹妹(安妮),但當時我在那裡時沒有看到他們參與。

 

當安德魯變形時,他更像是蜥蜴中的一個。皇室們是最糟糕的。好吧,就盡情地享受殺戮,享受祭祀,吃肉吧,他們是這些傢伙中最糟糕的一部分“人”。他們不關心你是否看到它。你向誰去訴說,誰將相信你?他們覺得這就是他們與生俱來的權利,而且他們喜歡它。他們就是喜歡它。

 

 

136-137頁

給出了一個長長的名單包括了相當卓越的世界領導者們和來自各行各業的人們——這是對光明會人物的記錄,他們中的很多都是變形者。

廣告

Comments are closed.